这个柯总一边说着,一边搓揉着脸部,有好几次,他都在竭力控制自己的哈欠,看上去很是犯困。https://www.laishu8.com

    



    罗处跟江跃面面相觑,只觉得这件事越来越扑朔迷离,线索一环连着一环,但却好像永远追索不到尽头似的。

    



    两人同时想到一种可能性。

    



    如果这个董总,他也只是受人驱策的一个工具,那又该如何?那线索又该如何再去追溯?

    



    “柯总,你俩私交不错,你再想想,还有什么反常没有?你们上一次喝酒是什么时候?”

    



    “那得有小半个月了吧?反常不反常,倒真想不起来。喝酒那会儿,是真看不出来啊。看他喝酒唱歌,搂着小妹,完全看不出像是得重病的人。在我们的圈子里,老董是公认的养生达人啊。”

    



    “他虽然也喝花酒,也在外头浪。但是他日常作息基本保持得很规律,平时也特别爱锻炼。身材可不输给一般的小年轻。怎么会说重病就重病呢?”

    



    罗处又问了几个问题,这位柯总倒是很健谈,也很配合,看上去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可仔细一总结,似乎也没问出多少有价值的有用信息。

    



    说到后面时,柯总又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哈欠。看上去是准备送客了。

    



    江跃看着暗暗摇头,柯总这号人一身社会气,表面看着热情无比,其实都是他们的日常套路。

    



    这种人滑不溜秋,很难上手。

    



    罗处显然也无奈,却也无可奈何,准备告辞。

    



    临走的时候,江跃忽然笑了笑:“柯总,你桌上这个摆件的方位,摆得有点不讲究啊。”

    



    “哦?”柯总一怔,眼睛瞥向办公桌前那只金蟾。

    



    “小兄弟懂风水?”

    



    “懂不懂风水不要紧,这摆件一看就有问题。”

    



    柯总脸色有点阴郁迷信这些东西的人最不愿意听到就是有问题这种说法。

    



    尤其是在风水方面的讲究,他摆这个金蟾本来是图个吉利自认为是上上的风水被江跃这么一说,哪怕没问题也留下的心里疙瘩,口彩上势必就有点瑕疵了。

    



    江跃见他这个反应微笑摇了摇头:“自古忠言逆耳算了,不说了,不说了。柯总你多保重。罗处,咱们走吧。”

    



    罗处虽然不知道江跃的用意不过他却很会配合神秘地笑了笑,和江跃朝门外走去。

    



    柯总面色阴晴不定,胸口起伏,显然是有点犹豫了。

    



    被江跃这么一点,他还真有点心理阴影。

    



    “小兄弟请留步。”

    



    江跃却不回头:“算了,算了。柯总你自求多福吧。”

    



    柯总心里越发惊惶快步抢出,在门口截住江跃他们赔笑脸道:“还请小兄弟明示。”

    



    “柯总昨晚没睡好?还是夜店的小妹妹太疯了,招架不住?”江跃笑眯眯问道。

    



    “没有没有见笑啦!我们这种有家有室的男人疯不起来啦!昨晚睡得挺好的。人少了年纪容易犯困。”

    



    “柯总这不是实话啊。”

    



    江跃笑容很神秘,盯着办公桌对面的柯总。目光充满玩味,仿佛要将对方看穿似的。

    



    柯总能做到公司老总,自然有他的一套城府,当然没那么容易被江跃带着节奏。

    



    “小兄弟,你刚才说摆件哪里有问题?”

    



    “摆件先不忙说,我就想问一句,刚才关于那位董总的问题,柯总为什么要隐瞒掉一部分?”

    



    柯总一怔,脸上顿时满是狐疑和委屈:“隐瞒?真是天大冤枉啊。这种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啊。”

    



    这是戏精附体,一个表情,一个细微动作,都充满了戏。

    



    不过,却瞒不过江跃的窥心术。

    



    “包括这句,也不是真话。”江跃目光和语气同样真诚。

    



    柯总苦笑:“那我真有点不知道说什么了。”

    



    “柯总,我这个人有个特殊的本事,能看透人心。我可能无法准确猜到你心里琢磨什么,但我看得出你说的是真话假话,同样看得出真话里有没有水份,有没有隐藏情节。”

    



    罗处也饶有兴趣地盯着柯总,想看看对方怎么应对。

    



    柯总仿佛陷入犹豫当中,双手抱着头,有些抓狂地挠着头皮,似乎陷入了艰难的心里抉择当中。

    



    “三足金蟾,一向寓意招财进宝。你没有对着门窗摆放,显然是知道金蟾这层寓意,招财进宝,不让外流,寓意本来很好。”

    



    江跃忽然打开话匣子,娓娓而谈:“可是你这个金蟾摆放的位置,但凡你的客人坐在你的对面,只要感兴趣,触手可以碰到,心血来潮的话,就可以拿在手上把玩。金蟾摆件,一旦摆下,忌讳其他人你碰一下,他玩一下。当然,这只是其一。”

    



    “更要紧的一点,你这金蟾看似三足金蟾,其实真的是三足吗?”

    



    柯总笑道:“小兄弟,这话你就外行了吧?三足金蟾我还是认识的。而且我也请专业人士掌了眼,开过光的。”

    



    “专业人士……”江跃忽然话题一转,“这个专业人士,董总应该也认识吧?”

    



    “呃?”柯总又是一怔,本能就想否认,但是在江跃眼神的逼视下,他还是点点头。

    



    “算是认识的吧。”

    



    “柯总,三足金蟾的来历,我也就不说了。相信你知道的。三足金蟾本来并非招财进宝的瑞兽,而是兴风作浪,为祸人间的凶兽,最喜食人间各种财宝。是被高士收服之后,慢慢的才变成了祥瑞之兽,慢慢有了招财进宝的寓意。”

    



    “你这头三足金蟾,以我看,看着是祥瑞之兽,招财进宝,实则是凶兽,吞食柯总你的气运,影响你的精气神。”

    



    “这……小兄弟是不是危言耸听了?”

    



    “是否危言耸听,柯总不妨思考一下。这段日子,你觉得诸事顺利吗?有没有觉得精气神明显下降,每天昏昏欲睡呢?说不定,嫂子还要在家念叨,觉得柯总不上交作业,肯定是在外面乱搞吧?”

    



    罗处听到这里,不由得莞尔发笑。

    



    这个小江,真是十八岁吗?怎么开起车来,车速这么快?

    



    不过他也看出来了,这柯总看上去好像是有点虚,从他们进门后,他都不知道打了多少个哈欠了。

    



    而且好几次是明显压制。

    



    按理说现在这个点,已经过了午觉时间,不是犯困的点。

    



    “柯总,我真好奇,给你这金蟾开光的,到底是什么人?”

    



    柯总支支吾吾:“那是圈内朋友介绍的一个风水界大师,这人很了不得,听说他在星城政商两界认识不少大人物。”

    



  &

章节目录

进击的后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犁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犁天并收藏进击的后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