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皇帝神情变得有些复杂, 好半晌才又舒展开来。https://www.kan121.com

    小十八本是个勤勉的孩子,近几个月愈发贪玩,多有些恃宠而骄的味道。不过这个年纪的孩子, 得了偏爱骄纵起来是难免的, 日后再好好教导便是。

    如今这要求倒也不算过分。虽说投壶亦是玩乐,但因文人墨客无不乐在其中, 学来也并非完全无用。他有心想学,就让他学吧。

    皇帝舒了口气, 点了点头, 叫来宦官“去相府传旨, 正月十六让楚源一道进宫读书,就说是十八皇子主动相邀的。”

    “诺。”身侧宦官一应, 便告了退, 这就去相府传话。十八皇子向皇帝一揖“谢父皇!”

    转眼几个时辰过去, 又是暮色四合之时。各房各院都掌了灯,若从地势高些的地方放眼看去,便可见偌大的相府之中灯火点点, 宛如漫天星辰。

    正院里,丞相苏仰与夫人明氏在罗汉床上相对而坐,已是半晌都没说话。屋里没留下人, 终是只闻明氏的叹息“你说说, 这可怎么办好?”

    “也没什么法子。”苏仰沉叹,“家里的孩子都平平常常地就去了,如今圣旨点他,凭什么抗旨?”

    明氏眉头紧缩“可他若出了什么事……”如何对得起他爹娘的在天之灵啊?

    苏仰沉默着, 忖度了良久,摇头“孩子还小, 应也不至于。”

    “那……”明氏也再说不出什么来,哑了哑,轻道,“那你叮嘱他几句?那孩子性子你知道,不是多会与人打交道的,怕是免不了要吃亏。”

    苏仰点头“也好。”言罢扬音,唤了管家张实进屋,吩咐说,“你去把楚源喊来。”

    暖玉阁里,上上下下也都听闻楚源要奉旨进宫给十八皇子伴读的事了。苏叔川与徐氏养了他这些日子,不说跟自家孩子一样,也到底有几份情,不免都为他担心。

    楚源自己倒不担心,皇宫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只是也并不想去,听闻此事后便一直闷在房里,一副烦不胜烦的样子。

    苏芝看热闹不嫌事大,等了大半日楚源的反应也没等到,就在晚膳后跑去了他屋里,坐在床上一语不发地甩着腿打量他的反应,托腮看他一动不动的烦躁模样。

    张修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生怕她又跟楚源的功课过意不去,自她进门起就在榻桌上摆了好几碟点心,盼着她好好吃,别捣乱。

    苏芝悠哉哉吃着,不觉间已经吃掉了三块绿豆糕。几步外书案前的楚源还跟石像一样坐在那里,身形一点不带动的。

    她终于忍不住开口“你是太想去,还是太不想去?”

    楚源喟叹,抬眼看看张修诚“你先出去。”

    “……公子。”张修诚担忧地看着他面前写好的功课,楚源摇摇头“没事。”

    张修诚只得告退,为他们阖好了房门。楚源抿一抿唇,看向苏芝“自是不想去。换做是你,你想去吗?”

    “我无所谓呀!”苏芝小肩头一耸,“那时我小时候也常进宫,宫里的娘娘们都对我好着哩!”

    她在宫里的一切不幸,终是与他心生隔阂后才开始的,她分得清清楚楚。只论那个地方,她没什么意见。

    楚源默然不语,苏芝想想,从罗汉床边蹭下去,掸掸沾着点心沫的手,踱到他面前“反正也没办法不去,你就往好里想想呗?”

    楚源挑眉看她。

    她也不知为何会突然这样有耐心地好言好语劝他,仍是顺着自己的心思说了下去“起码十八叔人还不错吧?你们上一世关系就很好嘛。”

    “……”她一提这个,楚源反倒更头疼,“你没觉得这个十八叔不一样吗?”

    “?”苏芝怔怔,“哪里不一样?”

    楚源这才想起来,她上次回府时已很晚,不过多时十八皇子就走了,她根本没见到他玩得多傻多疯。

    “唉……”楚源头疼地揉额头,“他现在就是个……就是个纨绔子弟!我可不想跟他多打交道!”

    “这样啊……”苏芝若有所思,点一点头。

    继而话锋一转“可许多事就是这样身不由己呀,你不愿意又有什么用!”

    “……”楚源觉得她又在嘲讽他,皱眉瞪她,却迎上她的一脸真诚“忍一忍好了。”她摇摇头,“权势就是这样,除非你是至高无上那一个,否则总会有你不得不受的委屈。”

    楚源懵了懵。

    很奇怪,若从前听她说这样的话,他或许会觉得可笑,现下他只下意识地在想,在他是至高无上的那一个的时候,都让她受过什么委屈?

    “公子。”张修诚的声音蓦地又在外面响起,两人都闭了口。转过脸,看到张修诚的影子正凑近门边,“相爷请您去一趟。”

    “哦!”楚源应一声,就起身往外走去。走到门边又忽而回头,看了看苏芝。

    苏芝也正看着他,脑袋一歪“快去呀,有事吗?”

    “没有。”楚源摇摇头,推门走了。他近来总是这样,时而觉得有话要与苏芝说,下一瞬又不知是想说什么。

    走出房门,楚源便见到了张实。张实向他一揖,并不多话,领着他去相爷那边。

    一路疾行,小半刻工夫就到了正院。苏仰已将下人尽数屏退,张实心里有数,亦没跟着进屋,楚源向二人一揖“相爷、老夫人。”

    “坐吧。”明氏满脸愁容地唤他落座,楚源依言坐了,苏仰开门见山“宫中的圣旨,你听说了?”

    楚源颔首“听说了。”

    “圣旨不可违,我们也没有办法。只得叮嘱你几句话,你要好生记得。”

    苏仰语重心长的口吻令楚源不自觉地直了直身“您请说。”

    “进了宫,藏巧于拙。”苏仰叹息,“也少于旁人打交道。既是十八皇子传你去,你只消好好跟着他便是,有些避着些旁人也无妨。”

    楚源不言,只觉丞相是不是谨慎得太过了些?宫里规矩是严,势力也盘根错节,可他觉得只消谨慎便也够了,倒不至于刻意避着人吧。

    苏仰又续说“尤其是……当今圣上。”

    楚源神情微滞。

    “有些坊间传言,你大约也听说了。”苏仰放轻了声音,“君心难测,你多加些小心,总是好的。”

    楚源沉然,心下明白他指的是什么事。

    君心难测,放在当今的九五之尊身上确是实实在在。常言道虎毒不食子,他的儿子被废太子位后凄惨离世的已有三个。

    其中有一位,若按前世的辈分算,原该是他的父皇。这一世虽无缘再为父子,楚源想起这些也不免心绪复杂。

    “我记住了。”楚源道。苏仰又说“若有什么难处,亦或自己拿不准的事情,便问一问家里。倘使招惹上麻烦,也别自己撑着,及时让家里知道。”

    “好……”楚源点点头,看看二老愁绪万千的样子,又道,“您放心吧,我会有分寸。”

    “嗯。”苏仰轻应了声。事已至此,他能说的只有这些,日后如何,就要看这孩子自己的造化了。

    此后的十余日,暖玉阁里都有些闷。徐氏尤为担忧,生怕楚源进宫出事,亦怕楚源心有恐惧寝食不安,时时想起了,就要叮嘱他“别怕,进宫也没什么。你看明澈他们在宫里的几个月,不也都好好的?”

    “……”楚源听多了就很想说他真不怕,只是既知徐氏是好心,他听着便罢了。

    不知不觉,上元节已至。上元这天,京中设有灯会,东市西市皆张灯结彩。苏府里亦花灯满处,凡有回廊的地方,廊下都挂了形色各异的花灯,灯下坠着灯谜,供府中家眷猜谜取乐。

    孩子们无不喜欢这样的乐趣,在夜幕初降临时就迫不及待地结伴出去玩了,苏芝也早早地就被明越叫了出去,二人从次进府门后的第一盏花灯开始猜,一直猜到花灯最多的花园里。

    灯谜出得刁钻,往往十个里不一定能猜中一个,但即便这样也还是开心,只看一盏盏漂亮的灯都开心。

    如此一直玩到了家宴开席,家宴过后又玩到入夜之时。回到暖玉阁就寝的时候,苏芝才一下子觉得累了――猜了一下午的灯谜,头都痛了!

    累得厉害,这一夜苏芝却偏偏睡不着。起先只是烦乱,她还道自己是玩得累过了劲儿,反倒放松不下来。直至后半夜,心思才一点点明晰起来,苏芝在黑暗中长吁一口气楚源明天就要进宫了呀……

    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受。

    她有点慌,还有些禁不住地担忧,脑子里胡思乱想个不停。她安慰自己说不必这样,他们这辈子又不是夫妻,他是生是死都与她毫不相干,可心思却不肯听这安慰。

    到天亮时,苏芝长叹着坐了起来,揉揉额头算了,她也没有那么冷血。

    他们的的确确这辈子不是夫妻了,也不可能再做夫妻,但到底在一个屋檐下住了这么多日子。虽说时常鸡飞狗跳,但没有大的矛盾,他倒还为从前的事给她赔过不是,让她只当不认识这个人是不可能的。

    苏芝看了看外屋,乳母唐氏也刚起来,好像还正穿衣服。她就爬起身自顾自地将

章节目录

被迫和暴君两小无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荔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荔箫并收藏被迫和暴君两小无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