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庄简宁也正有此打算。https://www.kan121.com

    节目的制作方已经跟选手们结算了第一笔首饰销售提成收入,  庄简宁收到银行信息提醒时,  吓了一跳,  竟然有四千多万。

    这些钱成立珠宝公司肯定不够,  他再跟贺灼借点好了,  反正在贺灼面前多羞耻的样子都表现过了,多羞耻的话也说过了。借钱而已,  又不是不付利息。

    《很美》现在正是热度顶峰,  也是难得推广品牌的好时机,观众都是将来的潜在顾客。通过袁家的慈善晚宴,  也能打开高端定制珠宝市场。

    至于珠宝原石的进货渠道,  可以直接从蒋叔叔公司,拿到第一手的货源。

    原剧情里就充分肯定过陈默组建公司核心团队、经营公司的能力。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  不管是他的人品性格,  还是两人对珠宝设计的理念契合度,陈默都是个可遇不可求的事业伙伴。

    就算陈默今天不主动跟他提,他也早有拉拢陈默的心思。

    两人并肩往楼上走,  庄简宁脑中将这些快速过了一遍,  步伐未停,朝陈默伸出右手,眼里闪烁着光“期待合作。”

    陈默也没多意外,  侧身,伸手握住庄简宁薄而温热的掌心。

    一向懒散的大少爷难得雷厉风行“明天有空吗?”

    “哥!”一道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惊慌又短促,无端让人联想起小动物的悲鸣。

    陈默顿住脚步,  猛地收紧手指,因用力骨节泛白,青筋凸显,还带着轻微的颤动。

    庄简宁手指被攥的生疼,他倒抽一口凉气,也跟着停下步子,只见陈默紧抿着唇,浑身紧绷着,又变成了那副雕塑模样。

    陈舸双拳握拳,眼圈泛红,不可置信地看向楼梯三四阶上姿态亲密的两个人。

    那个永远默不作声宠着他纵容着他的哥哥,那个他日思夜想为之癫狂的哥哥,身边竟有了别的人!

    他不过被他爸带出国两年,两年而已,陈默就已经、就已经忘记他们之间的约定了吗?

    比起陈默僵着的姿态,身后那道悲鸣更让庄简宁心颤,他不忍心回头看,咬了咬唇,他轻唤“陈默。”

    陈默像是突然惊醒,缓缓松开手,眨了两下眼睛。

    他声音有点涩,但语速很快“简宁,外公就在楼梯口右拐的第二间,我跟他说过了,你先上去跟他聊一会儿,我很快就去找你。”

    庄简宁应了声“好”,心情复杂地大步往二楼去。

    在第二间房门前停下脚步,迎面就是一排排精致古朴的草药柜,一个仙风道骨的白发老人背对他站在草药柜前。

    听见脚步声,老人转过头,看见门口的少年,他欣喜地招呼道“简宁,快进来。听小默说你得了冠军,哈哈哈果然被我猜中了,恭喜恭喜啊!”

    “外公好,外公也看了节目吗?”庄简宁被老人的状态和情绪感染,脚步也轻快了起来。

    走到近前,见老人身旁的长桌上摊了十几张牛皮纸,每张牛皮纸上都堆放着药材。

    老人手里捧着一本泛黄的书,边角微卷“看,每期小默都陪我一起看,那么多选手,就数你最机灵,设计的首饰也最有灵气。”

    庄简宁被夸的不好意思“外公过奖了,默哥也很厉害的。”

    老人摇摇头“他呀,他就是个呆子,还没我小孙子机灵。”

    他叹口气“不说他们了,简宁,你再跟我详细说说你家人的小腿情况,我有几味药材还没确定。”

    两人没聊几句,陈默就过来了。

    老人朝他望了一眼“小默你嘴怎么了?”

    陈默立马用手背碰了碰嘴唇,神色不自然道“上火,等会儿喝点降火茶就行了。”

    他“咳”了一声,转移话题道“外公,药方确定了吗?”

    庄简宁收回视线,这哪是上火,明明是被咬破的。

    老人转过身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抓了把药材“快了。”他没多计较上火的事儿,转而对庄简宁说,“药浴有助于血液流通,搭配针灸效果更好。”

    庄简宁知道外公不但是帝都最知名的国医大师,也是帝都针灸界的第一人,尤其擅长治疗神经麻痹这方面。

    但是贺灼估计不会愿意外人碰他的腿,虽然庄简宁内心想让贺灼积极接受治疗,贺灼中午也允诺过他,以后家里的事儿都听他的,可庄简宁一想到贺灼以前那么苦,就丁点儿都舍不得去勉强他。

    只要不影响生命健康,就都以贺灼的意愿为主吧,反正不管什么样的贺灼,他都是全然接纳的。

    “谢谢外公。”庄简宁说。

    跟陈默约定好明天中午详谈公司的事儿,庄简宁也没耽误陈默的时间,跟外公打了招呼后,提着两大袋草药回了家。

    在楼下,他没急着进去,先给贺灼拨了个电话。

    很快被接通,听筒里传来的却是李助的声音“庄先生。”

    “李哥,”庄简宁猜测贺灼应该是在开会,反正不管做什么,不在家就行了,他放心地打开门,“贺灼还在忙吗?”

    李助看了眼检查室的门,里面各种机器的声音持续响着。

    中午接到贺先生说愿意接受治疗的消息,他开心极了,但是在检查室门口等了这么久,忧心却又占了上风,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万一检查结果显示腿部条件已经不适合做手术,没了站起来的希望。这对贺先生来说,肯定是个很大的打击。

    他快速调整了一下情绪,替老板遮掩道“是的庄先生,贺先生还在开会。”

    庄简宁双手各提着一个袋子,手机用肩膀和耳朵夹着,朝厨房走“大概什么时候能结束?”

    他得约摸着时间,提前煮草药,最好贺灼一到家,就能享受到热腾腾的药浴和按摩。

    李助看了眼时间,晚上七点,贺先生已经进去一个多小时了“贺先生九点之前应该能到家。”

    挂了电话,庄简宁拿出一包药材,将剩下的全部放进了冰箱的保鲜层里。

    药材浸泡20分钟,煎煮30分钟即可,庄简宁见时间还早,去一楼阳台和二楼卧室溜达了一圈,挑着开的正盛的鲜花剪了几捧,插了三瓶花儿,一瓶放卧室,一瓶放书房,剩余一瓶留在了客厅茶几上。

    ——

    好几个

章节目录

穿成残疾反派的金丝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夕水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夕水格并收藏穿成残疾反派的金丝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