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9章 1674、我是你男人!

    辛泉一言不发地走到唐笑面前,迅速伸手将她从地上扯起来。

    “跟我走!”

    “不,你做梦!”

    唐笑厉声道:“辛泉你这疯子,我看错你了,我绝对不会跟你走的!”

    “是吗?”

    辛泉朝唐笑阴恻恻地一笑,“那就先斩断你所谓的牵挂好了,反正,你无论如何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他话音未落,已经毫不犹豫地开枪朝裴远晟怀中的糯米糍扣下扳机!

    “砰!”

    一声枪响。

    婴儿的啼哭声并未传来。

    因为裴远晟在那一瞬间翻身牢牢地将它护在了身下。

    “不……!”

    唐笑凄声喊道:“不要!!”

    唐笑想要朝地上的裴远晟扑去,可是辛泉紧紧地将她箍在怀里,无论她怎样挣扎,都无法从他那钢铁一般的手臂中挣脱。

    “哭得这么伤心呢?记得我问过你,他和那个小东西,谁更重要——现在看来,答案已经不重要了。因为——”

    “……我真的很讨厌你为他流泪的模样。”

    辛泉狞笑着,棕绿色眼眸中划过一丝戾气。

    紧接着,他发狠地连续扣动扳机——

    “砰!”

    “砰!”

    “砰!”

    “砰!”

    “砰!”

    “砰!”

    ……

    “不要,不要啊!!不要……!!”

    唐笑的哭喊声被淹没在持续响起的枪声中。

    那短短的五秒钟,像是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当辛泉终于停下来,仰头狂笑的时候,唐笑盯着地上那道后背上满是弹孔的身影,眼前一阵阵发黑。

    他终于松开了对她的钳制,她强忍着巨大的晕眩感,踉踉跄跄地朝地上一动不动的裴远晟扑过去。

    她翻过他沉重且满是鲜血的身躯,将他搂进怀里。

    糯米糍躺在地上,含着他的一根手指懵懂地望着她。

    他双目紧闭,苍白俊美的面容上沾染着刺目的鲜血。

    他的身体十分的冰冷,让她感觉不到一丝温度。

    “裴远晟……裴远晟你醒醒……你醒醒,求你了……你醒醒!”

    她呜咽着,滚烫的泪水落到他的脸上。

    蝶翅一般乌黑的长睫微微抖动着,终于,将他的双眸撑开一条小缝。

    他非常努力地想要张开眼睛看一看她,可是,这仿佛用尽了他仅剩不多的所有力气。

    他垂落在地的一只手轻轻动了动,似乎是想抬起来,帮她擦掉眼泪,可是,就连这样简单的工作,他也已经做不到了。

    “别哭,我没事……不疼……”

    他绀紫色的唇瓣间,溢出极其轻微的气流声。

    怎么会不疼呢?

    他这个人,明明最怕疼了……

    唐笑浑身发抖,轻轻地摇着头,像是在反驳他说的话。

    他的嘴唇扬起一点点弧度:“我爱你,笑笑……答应我,好好活下去,去……做你想做的事……”

    “不,裴远晟,我哪里也不去了,我最想做的事就是和你在一起,我哪里都不去了,你也哪里都别去,好不好?”

    他的唇边开始有鲜血溢出,她哭着帮他拭去。

    可是,那鲜血却源源不断,像她的眼泪一样,无休无止。

    她要怎么办?

    她要怎么做才能留住他?

    她感到绝望极了。

    “别……别怕……”

    他担心吓到她,可是,下一秒,他忽然呛咳起来,更多的鲜血从他口中喷涌而出。

    “裴远晟……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她拼命地去擦他嘴角和下巴上溢出的鲜血,可是,没有用……

    他目光温和地望着她,那双总是透着墨玉一般柔亮光泽的双眸,正逐渐变得黯淡。

    他的瞳孔亦在渐渐地涣散……

    最后的最后,他对她说——

    “不要告诉严叔……”

    那双漂亮的、温柔的眼睛终于缓缓阖上。

    他脖颈一软,唇角与下巴俱是鲜血的雪白脸孔无力倒向她怀中,唇瓣微张,却再也没有一丝声息。

    唐笑只觉得天旋地转,心口传来的强烈而难以忽视的痛意令她再也支撑不住,紧紧抱着他的尸身倒了下去。

    三年后。

    位于西非大西洋岸,与西内亚、利比斯亚接壤的塞拉里弗昂。

    由无党派人士森科领导的“联合阵线”发动叛变,塞拉里弗昂内战爆发,全国人口近半流离失所。

    恰逢这时,一场全球性的瘟疫爆发,在缺衣少食、缺乏基本医疗条件、混战不断的塞拉里弗昂,感染病毒然后迅速死亡,已经是再稀松平常的事。

    但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一个人的死亡,会引起以家庭为范围内的传播,继而整个家庭成员相继死亡。

    塞拉里弗昂五年前还算繁华的贸易中心,如今就连街道上都随处能够看到死亡后倒在地上生出蛆虫的尸体。

    然而,在这样的地方,仍然有人为了利益而贩卖军火,使本就恶劣的生存环境雪上加霜。

    在塞拉里弗昂,人们的平均死亡年龄为32.5岁。

    临时搭建的医用帐篷内,身穿白大褂戴着口罩与医用手套的唐笑正蹲在地上,忙着帮一个被弹片炸伤腿部的小女孩清理伤口,忽然门口传来了整齐的歌声。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唐医生生日快乐……”

    “好了,记住,伤口不许碰水哦。”

    唐笑处理完伤口,用流利的当地语言叮嘱完小女孩,在她蓬乱的小脑袋上轻轻拍了拍,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之后,才转头微笑着看向门外。

    一群同事带着七八个当地的小朋友,正拍着手朝她唱《生日快乐歌》,站在中间那个小男孩,双手捧着一只插着蜡烛的黑乎乎的大面包,咧开一张缺了门牙的嘴巴朝她傻笑:“唐医生32岁生日快乐!”

    居然还是一口华国话,听起来怪腔怪调,也不知道是谁教他的。

    但这久违的乡音,却让她感到格外的温暖。

    转眼间,她来这里已经快三年了。

    三年前,裴远晟死后,辛泉很快被抓获并执行枪决。

    但她那时已经万念俱灰,就连糯米糍,都无法使她产生任何的情绪起伏。

    心理医生说她得了抑郁症,已经不适合带孩子。

    这时,成烈的父亲派人将糯米糍接到了国外。

    唐笑没有反对,毕竟,成烈的父亲或许比她更能照顾好孩子。

    再之后,她便来到了塞拉里弗昂。

    来了之后,因为持续的战乱,他们医疗队更换过很多据点,但一直没有离开塞拉里弗昂。

    对于这里的人来说,他们就是希望。

    她终于明白了先前师兄对她说的那些话。

    在忙碌中,她的抑郁症无药自愈。

    这里的孩子都很喜欢她,有时候,夜里睡醒,她会想起自己的孩子,会责怪自己不是一位称职的母亲,从未好好照料过糯米糍。

    可是,在三年前,她实在是无法面对那个孩子,因为只要一看到他,她就会想起裴远晟临死时的情形。

    他身上一共有十二枚子弹——

    这是她后来知道的。

    每当想起这件事,她就感到无法呼吸。

    甚至,她会痛悔自己当时为什么昏厥过去,而不是亲手杀了辛泉。

    三年了。

    一切似乎在慢慢好起来。

    无论是成烈,还是裴远晟,都终将成为她遥远的过去。

    深夜。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唐笑最喜欢坐在帐篷外的空地上,仰望群星闪烁的夜空。

    月光与星光总是公平的。

    无论是怎样满目疮痍的土地上,也总有月光与星光洒落。

    大概这就是,来自宇宙的浪漫。

    师姐韩璐来到她身边坐下。

    “看你坐在这儿发了好久的呆,想什么呢?”

    韩璐随口问道。

    “我在想,这里什么时候能不打仗。”

    唐笑望着星空说,“师姐,你看着天空多美啊,在我们国家,他们看到的也是这一片天空吧?现在是七月,在这样的夏天晚上,我们国家的大妈们肯定都在跳广场舞,小孩子们一定闹哄哄的,你追我赶的,还有大排档,也会一直开到下半夜,光着膀子的社会人吃得满嘴是油,一边喝啤酒一边对路过的美女评头论足……”

    “笑笑,我看你是馋烤串了吧?”

    韩璐揶揄道。

    唐笑“咝”了一声,露出一脸馋相:“哎,说实话,还真是怪想的……”

    “瞧你,就想着吃。”

    韩璐一脸嫌弃。

    唐笑灵动的美眸一转,笑睨着她说:“师姐,你不想啊?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

章节目录

权门第一闪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唐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筝并收藏权门第一闪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