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冷妍回过神来,笑着摇摇头:“没看什么。https://www.kingho.net

    说完,她便又转身面对着铜镜,怜儿还有些哽咽,却也没再说什么,只细致地为花冷妍上妆。

    几人乘着船行了几日,到了江南附近的一个小镇子。

    船一靠岸,怜儿就迫不及待地钻出了船舱,看着码头上来来往往的人,满眼新奇。

    “小姐,这儿可真好看,这树叶都还是绿的呢......”她惊叹一声,转身回去将花冷妍扶了出来。

    花冷妍看着络绎不绝的船只与人,面上也不由地露出了真心实意地笑来。

    走在前头的秦晨转头看她们,见她笑了,他面上的神情也愈加柔和起来。

    一行人在小镇上歇了一夜,次日一早,又换了马车上路了。

    近几日,花冷妍咳得越发厉害,时不时还咯血。尽管每日都用药温补,可花冷妍先前终究是伤了底子,实在是没法养好,只能用昂贵的补药吊着命。

    花冷妍能出去外头的时候越来越少了,秦晨的面上的笑也渐渐少了,怜儿倒是一如往日那般在花冷妍面前叽叽喳喳个不停,时不时就逗花冷妍笑一下。

    只是一离开花冷妍的视线,她的眼眶就泛起红来,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这日,花冷妍几乎无法起身了,秦晨等人没有法子,只能寻了间客栈住下。

    将花冷妍安顿好后,秦晨去寻了大夫,可一连好几个大夫,在诊完脉后,都是摇头叹气地往外走。

    “准备后事吧,老朽等实在是无力回天......”

    秦晨双手紧紧攥成拳,指节泛着青白,他扭过头去,不想让花冷妍看到他泛红的眼眶。

    “我送大夫出去......”

    花冷妍静静躺在床上,看着秦晨与大夫出去的背影,什么也没说。

    怜儿趴伏在床头,哭得不能自已。

    花冷妍望着木床帐顶,面色平静无波。

    她声音极淡极轻:“总会有这么一天的,别哭了。”

    说完,她便疲惫地闭上了眼。

    而谢展离与侍卫一路追寻着秦晨等人的踪迹,日夜兼程。

    一连追了半个多月,他们才追上秦晨等人的车队,此时却已到了江南境内。

    他二人来到秦晨等人下榻的客栈,才一上楼,便听一间屋子里传来阵阵哭声:“小姐,小姐......”

    蓦地,谢展离心下一紧,顿住了脚步。

    侍卫屏息凝神听了听,说道:“王爷,听着像是王妃身边那丫头的声音。”

    谢展离猛然疾步朝声源走去,他推开门,一眼便瞧见了围在床边的秦晨、怜儿等人。

    谢展离如遭雷击,他浑身僵硬的站在门口,难以置信地望着床上的人……

    众人听见开门声,齐齐转身看向门口。

    见是谢展离,几人不由地蹙起眉头。

    怜儿一见谢展离,便扑了过去:“你来做什么,你这个坏蛋,你害死了我家小姐......”

   

章节目录

花冷妍谢展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与君相思恨别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与君相思恨别离并收藏花冷妍谢展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