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百万神兵猛然调转枪头,将手中百万银枪对准了我们,我们所有人都惊到了,包括我。

    百万银枪之气,如九天之上落下的银河,带着夺目银光,摄人心魂。这些神兵眼中那不分敌我,坚定无比的杀炁,更是让人胆寒。

    “不好,这些远古凶兵竟然不是我们这边的,他们要杀我们!”

    “不是人皇的兵吗?怎么突然就兵变了?”

    “哪里是人皇的兵啊,就是邪族的终极手段,我们都上当了!”

    ……

    一时间,我方风水师阵营中,很快就传来了紧张的议论声。

    很快,也不知道是有心人在挑拨,还是他们真的因为害怕而口无遮拦,竟然有小部分风水师出言不逊。

    “闻天师居然还让我们驻扎在这,还指望那些不人不鬼的活尸人替我们灭邪,简直是天真了啊。”

    “也不能怪闻天师,只能说看走了眼,他忘了人皇好像也能长邪族鳞片,他貌似也是邪族人。所以归根结底,这些大兵也是人家邪族的力量啊。”

    “你是说,其实人皇在演戏?故意将我们人道力量全部引过来,给一锅端了?”

    “我可没这样说,不过事实就在眼前啊……”

    ……

    这小部分人的议论声,很快就弥漫了开来。而本就方寸大乱的风水师阵营,因为这些负面言论的影响,一下子就让我方军心不稳,不再众志成城。

    我暗道不好,看来这些风水师阵营中肯定有内鬼。不过想想也正常,在我离开炎夏去大金后,也就数月,闻朝阳能平定当时的内斗,将秦红衣那批反派给镇压,已经非常难得了,想必这批风水师大军中混进了不少卧底,就等着机会挑拨呢。

    闻朝阳自然也听到了这些议论声,他眉头皱起。

    很快,他起手推印,随着一道青光符印推出,阵阵读书声,声声入耳,这是儒家学子气。

    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却可定天下社稷,所以读书人的读书声是最能唤醒恶人良知的。

    想必闻朝阳也是想以他的儒子玄气,破那鬼玺上突然冒出来的符印,想让这些百万神兵重新归入我方队伍。

    这是最好的办法,拿行动来打破质疑,闻朝阳还是极其聪明和沉稳的。

    然而他显然低估了那施以符印的幕后神人的道行,当闻朝阳的儒子符刚来到那鬼玺上。加持在鬼玺上的神秘兵符突然一闪,一道金光乍现,那朗朗读书声瞬间化为乌有,变成了一阵阵阴笑邪哭。

    不仅如此,那读书人的儒子气甚至还加持了邪兵之符的符力,让神兵杀炁更重。

    闻朝阳眼中掠过一丝震撼,毫不犹豫地再起手。

    这一手他再次推出符印,那是佛门神圣佛气加持的符印。

    佛印出,诵经声阵阵,漫天菩萨虚影现,以佛气镇压邪气。

    然而当这些大佛虚影来到鬼玺之上,只支撑一秒,很快菩萨垂泪,眼中泣血,成了屠佛。

    闻朝阳的两手强悍符术,瞬间被邪符镇压,这震撼了我们所有人。

    如此三教通融,已然入仙的通仙天才,竟然也镇不住一符?

    这可如何是好?本就军心不

章节目录

陈黄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麻衣神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麻衣神婿并收藏陈黄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