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名叫康长生,一个名为郁长安。https://www.25shu.com一个求永生,一个求永安,如今又准备结为儿女亲家,要说他们之间没有一点瓜葛,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的吧?

    



    “货物既出,钱货两清,郁老板是生意人,不会不清楚吧?”停下脚步,花笺回首看向郁长安,平淡的语气,没有多少表情的脸,显然花笺是不打算归还的。

    



    “这位公子......”见花笺并无归还之意,郁长安便转头看向云浮,企图让云浮替他说两句。不过他的盘算显然是错了,云浮对他并无半分搭理,有或者说云浮眼中压根就没有他这个人,无奈他只得又看向花笺道:“姑娘,实不相瞒,此簪乃是郁某为小女所造,为嫁妆所用,并非是郁某的无理要求,还请姑娘酌情见谅。”

    



    “别在我这一副慈父模样,都愿意将女儿加入康家了,备不备嫁妆,对你女儿来说别无两样。”花笺道,言语之中不免多了几分刻薄。

    



    不过是为了一根堪堪入目的簪子罢了,本来她也太想为难郁长安,更不想说这些的,但郁长安这幅慈父模样,让人看着极为膈应。

    



    若是他真的疼爱女儿,那么在某些事情上便会尊重她女儿的意见,而不是以父亲的身份去勉强她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可......这......”花笺的话一时让他语塞,张了张嘴没说出几个字,而后神色不佳的别过头,好一会儿之后这才一声叹息,转身回了精雕坊的内厅。

    



    是啊,他确实不配做一个父亲。

    



    因为二十多年前的那件事,他不得不答允康长生将已有心上人的女儿嫁入康府,说到底还是为了隐藏自己那段不堪的过往。

    



    这人啊,果然是做不的错事的,一旦做了,害人害己,一生难悔。

    



    曲府,内院。

    一秒记住https://

    



    曲夫人来院中来回的踱步着,心中又喜又忧,喜的是郁家姑娘和别人订了亲,那么自家儿子和小珊就有可能,忧的则是自己儿子为了郁家小姐的事神伤欲绝,小珊也不知所踪。

    



    其实她对郁家姑娘对没有什么成见,郁家姑娘是个好姑娘,但是郁家姑娘的父亲郁长安,她当真不喜。

    



    当年郁长安和康长生同为留白红裳夫妇的好友,留白夫妇对他们可谓是仁至义尽了,可在留白夫妇出了事以后,他们二人却一同瓜分了留白夫妇的家产,哪里还有半分仁义?

    



    最初,她知道自家儿子喜欢的女子是郁长安的女儿之后,她是反对的,不过儿子坚持,再加上她观察多日那郁家姑娘的品性也确实不错,这才没在反对。

    



    只是她心中总有遗憾,自家儿子生的太像留白,她总觉得她的儿媳便应该要像红裳。本以为这种期许会是一生的遗憾,但小珊出现了,那个像极了红裳的女子出现了,所以她的遗憾似乎又可以圆满了。

    



    也因此她不顾自己儿子的意愿,没有探过小珊的心意,便执意撮合他和那个叫小珊。现下造成了儿子失魂落魄,小珊不知所踪的局面,难道真是她错

章节目录

花笺云浮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故名思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故名思榆并收藏花笺云浮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