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的魔药课,并不会有太多纯理论的讲述。https://www.kan121.com

    按照书籍、教授们在黑板上给出的操作流程,按部就班地熬制一种种魔药,然后在实践过程中逐一掌握吸收前人们总结出来的魔药炼制方式,这就是魔药学课堂的全部了。

    近千年来,无数的魔药大师,无一不是在这样古老的传承下成长起来的。

    实践,才是学习魔药学的唯一方式——至少在霍拉斯·斯拉格霍恩的记忆中,从他开始了解魔法世界,进入霍格沃茨城堡学习毕业,乃至于最终成为教授并且退休……魔药课堂就宛若是遥远海岸线的古老礁石,永远都淹没在坩埚的雾气之中。

    斯拉格霍恩在一片烟雾缭绕中来回巡视,准备对学生们的工作提出建议。

    出乎他意料的是,相比起他曾经在霍格沃茨教学中的记忆,这节课堂上的学生们所展现出来的专业性、严谨程度,甚至不亚于那些六、七年级的那些高年级学生们。

    在过去的那么多年的教学生涯中,或许偶尔会出现一两个天资卓越的小巫师。

    他们会很早的在魔药学的课堂上展现出超乎寻常的特质,而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最为引以为傲的一点就是,他可以凭借着自己丰富的教学经验,在那些有天赋的小巫师们刚刚展现出苗头时,抢先一步与她们交好,不断地巩固和发展壮大自己的“俱乐部”。

    但是……

    “霍格沃茨去年招收的这批学生,全是怪物吗?”

    霍拉斯·斯拉格霍恩在教室里来回徘徊着,眼神略微有些茫然。

    从他宣布魔药熬制开始,斯拉格霍恩已经从沿着教室的桌椅走了差不多两三圈了。

    如果说第一次他还有些随意和马虎,并且还在因为没有突发情况而庆幸。

    那么当霍拉斯·斯拉格霍恩第二次开始巡视地下教室,认真观察每个学生的操作,试图找一些存在感进行点评,却依旧还是一无所获的沉默地重新回到了原点的时候,这位曾经在霍格沃茨任教了几十年的魔药课教授瞬间意识到了一直萦绕教室中的那一丝违和感。

    除了小声、简短的交流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在闲聊或者提问。

    这些小巫师们展现出来高度集中的注意力,近乎凝结成实质一样的触手可及——切割、分离、称量干荨麻,处理河豚眼珠,研磨混合加热……或许速度上略有不同,但是每个人在基本的条理、手法上几乎没有任何需要纠正的。

    类似这样的状况,哪怕是在那些毕业后的巫师们身上也是极为罕见的。

    要知道,这可不是一个、二个的个别特例,当这种曾经被斯拉格霍恩称作“天才潜力”的特质在一个班级上所有人身上出现时?

    这也就意味着……

    “原来如此,阿不思……这就是你口中的那个,前所未有的新时代么?”

    斯拉格霍恩的目光从学生们稚嫩的脸庞上逐一扫过?

    若有所思地轻轻点了点头。

    毋庸置疑?

    倘若单论魔药学造诣?

    斯拉格霍恩并不算是当今魔法界最顶尖的巫师。

    但是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此生最骄傲的地方,也不是局限在狭小的课堂上——在霍格沃茨,乃至于整个英国魔法界——没有人?

    比他?

    更懂什么叫做魔法天才。

    当天才的定义被重新核定,那些往日的杰出标准成了常态。

    这或许对于那些被超越者而言会有些难以接受,但倘若站在一名教育者的角度?

    这就是他们最期待看到的一刻?

    绝大部分教授终其一生可能都无法看到它变为现实。

    斯拉格霍恩脑海中下意识回想起?

    阿不思·邓布利多那句有些没头没脑的话。

    “霍拉斯?

    我希望你能帮我看看……这些孩子们?

    是不是?

    可能开启一个新时代?”

    “何止是可能,他们——”

    微胖的魔药课老教授目光越过雾气,仿若看到了那闪烁在坩埚后方的星辰。

    哪怕仅仅只是几分钟不到的魔药课实践,面对这些往昔可能需要学生们耗费整整七年才能领悟和养成的习惯,别的学科他不清楚?

    但站在魔药学传承的角度而言……

    不用更多的观察?

    斯拉格霍恩如今就可以得出一个无比肯定的结论。

    “他们?

    就是魔药学的新时代啊——”

    无论是在任何一个世界之中?

    在基础领域之中,掌握知识的效率和速度就是最为核心和基础的体现,所谓的天才往往就是理解能力和学习速度稍快一些的优等生们。

    当所有的学生们开始触及到天才领域?

    这同时也就代表着,教育变得迟钝起来了。

    “真是让人头疼啊,看来我之后得好好备一下课才行了……”

    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挠了挠发鬓,看了眼下方已经完成了基础的熬制操作,正在逐渐仰起头看着他,或者开始小声交谈起来的学生们,苦笑着摇了摇头。

    在过去的二年级课堂教案中,肿胀药水的熬制并没有太多教学内容。

    除了一份沿用了数百年的熬制流程外,绝大部分时间,作为魔药课教授的斯拉格霍恩更多的是去纠正小巫师们的处理手法,亦或者是解决一些违规操作引起的突发情况。

    譬如说在斯拉格霍恩身后黑板上的板书上,其实也就单纯的操作流程而已。

    【肿胀药水:配制方式】

    【将2匙干荨麻加入研钵】

    【将3份河豚鱼眼睛加入研钵】

    【将它们均匀地研为中细程度的粉磨】

    【将2份混合物粉末加入坩埚】

    【在中间温度加热20秒】

    【一分钟后挥动魔杖,在药剂中赋予魔力】

    【熬制45分钟】

    【将1份蝙蝠脾脏加入坩埚】

    【逆时针搅拌4下】

    【低温加热30秒】

    【再次挥动魔杖,完成药剂】

    当然,这更多的是一个类似于提纲的提示,主要是用来核对和提醒小巫师们。

    在肿胀药剂的实际熬制过程之中,艾琳娜等人还是得比对着《魔法药水与药剂》上面的详细指引来进行操作,比如说“中间温度”是什么温度,“低温”又是什么温度……

    事实上,不少内容在书籍里面也没有写得很清楚。

    由于魔药原材料的细微差别,以及每份魔药熬制时的温度区间、受热方式、颗粒大小等等繁杂的主观限制因素,巫师们在配制魔药的时候,此前更多的是依照实际的情况去进行一些灵活调整,或者判断自己的操作到底应该往什么方向去改变。

    最为常见的就是从烟雾、液面的颜色、形态去辨别,看是否需要继续搅拌或者调温。

    但是,以上这些情况更多是发生在后续更复杂的魔药配制之中,至少在作为入门级魔药的熬制过程中,倘若对于变量的控制足够到位,区别和意外发生的几率近乎为零。

    经过了一年的刀工练习、标准化的称量练习后,两人一组的魔药配制实在太简单了。

    不到半刻钟,绝大部分学生就已经完成了加入蝙蝠脾脏之前的全部操作,教室之中逐渐开始弥漫起窃窃私语、或者无所事事地悄悄“玩耍魔药材料”的情况。

    “咳咳,这么看起来,大部分同学都已经进行到熬制过程了?”

    随着越来越多学生开始看着沙漏发呆,或者开始拿着小刀在桌子上摧残魔药材料,斯拉格霍恩也终于没办法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一样的继续

章节目录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幽萌之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幽萌之羽并收藏舌尖上的霍格沃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