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原地愣了一会,尚可才想起要给光头的父亲刘广安打电话,急急忙忙从手机通讯录找电话,翻出刘广安的号码后,尚可拨了过去。

    电话这头,呆在自己集团总部办公室里的刘广安,看到是尚可来电话,意外了一下,因为尚可很少直接给他打电话。而此时的刘广安正在和自己的美女小助理调情,一只手在女助理身上游荡着,把女助理弄得面红耳赤,直至尚可的这个电话打来,刘广安才停下,把手抽了出来,正了正神色,接起电话,笑道:“小可,怎么想起给刘叔打电话了?”

    “刘叔,玉虎出事了。”电话里,尚可径直说道。

    “玉虎出什么事了?”刘广安一愣。

    “他被省厅的人抓走了。”尚可道。

    “省厅?”刘广安吓了一跳,急道,“省厅的人怎么会抓他?”

    “目前还不清楚,但我猜是跟一个案子有关。”尚可把刚才同舅舅讲的话又同刘广安讲了一遍。

    “这个王八蛋,竟然敢干这种事!”刘广安瞪大了眼睛,同样气得不轻。

    “刘叔,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赶紧想办法把人捞出来,省厅的人这次亲自下来办案抓人,来者不善,要是不赶紧想办法,我怕玉虎会凶多吉少。”尚可说道。

    尚可的话提醒了刘广安,他毕竟是大风大浪过来的人,遇事不慌,冷静下来,刘广安很快就想到了蹊跷之处:“小可,按你刚刚说的情况,死的是乡下牧区派出所的一个警员,这事怎么会直接惊动省厅下来办案?按流程这根本不对。”

    “是有点蹊跷,之前玉虎和我说这事的时候,我也觉得奇怪,但我托人从省厅内部打探消息,并没有打探到什么。”尚可说道。

    刘广安听到尚可的话,目光微沉,通过尚可描述,他就觉得事情不太对劲,眼下尚可没有更多的信息,刘广安沉默了一下,问道:“小可,这事你和你舅舅说了吗?”♂求♂書♂帮♂首♂发♂

    “我刚给他打电话了。”尚可道。

    “你舅舅怎么说?”刘广安眼睛一亮,急忙问道。

    “刘叔,你还是先赶紧想办法从省厅那边找找关系,我舅舅这会怕是在气头上。”尚可道。

    听到尚可如此说,刘广安心里咯噔一下,问道:“刘部长很生气吗?”

    “嗯,我舅舅很生气,刚刚直接挂电话了。”尚可苦笑了一下,“可能他觉得玉虎有点乱来吧,不过我也有点搞不明白舅舅为什么那么生气。”

    尚可不明白舅舅刘昌兴的忧虑,所以他也无法明白舅舅的想法,而刘广安,却是隐约猜到了刘昌兴的心思,因为两人都在省城,平常接触的也多,刘昌兴没少跟他提在当前情况下应该谨慎行事,尽量少出纰漏少惹麻烦,自个儿子突然搞出这么一档子事来,难怪刘昌兴会生气,毕竟很多人都知道,他们两个刘家交往甚密。

    “好,小可,这事我知道了,那先这样,我托朋友从省厅问问情况。”刘广安说道。

    挂掉电话,刘广安寻思了起来,这时候刘昌兴在气头上,刘广安也不敢直接打过去,想了想,刘广安给自己一个司法厅的朋友打过去,让对方帮忙打探下情况。

    此刻,刘昌兴的办公室,刚刚还在气头上的刘昌兴,这会已经神色如常,只是他的眼神,多了几分阴沉。

    拿出一根烟默默点了起来,刘昌兴想到了昨晚常云飞给他的电话,大老晚廖谷锋在办公室里见了孙泽中,两人在办公室密谈了一会,那么晚,孙泽中去找廖谷锋干什么?

    难道跟今天的事有关?

    刘昌兴脸色阴晴不定地变幻着,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再次浮上心头,他很讨厌这种感觉,这让他寝食难安。

    拿出手机,刘昌兴再次拨通了昨晚打的那个电话。

    电话打通,刘昌兴当即道:“你不是说你们厅里的大小事都瞒不过你吗。”

    “是啊,刘部长,怎么了?”电话那头的人奇怪道。

    “你们省厅的人在今天上午抓了刘广安的儿子,你知道这事吗?”刘昌兴问道。

    “有这事?”电话那头的人惊了一下,“什么时候的事?”

    “我刚刚不是说清楚了吗,就今天上午的事。”刘昌兴不耐烦道。

    “那我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摇着头,刘广安的儿子他不太熟,但刘广安的大名,他自然是知道,省城的民营企业代表人物之一,旗下的鸿展集团在西北省内赫赫有名,而刘广安亦是众多省市领导的座上客,这样的人,虽然不是在政界,但在西北省内,亦算是大人物了。

    “你去了解一下吧,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刘昌兴犹豫了一下,还是吩咐道。

    “需要我插手吗?”电话那头的人问道。

    “暂时不要,你

章节目录

乔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李有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有为并收藏乔梁最新章节